机器人会比人类更善于照顾老人吗?

2019-06-18

人类护理员变得越来越少,技术可能是我们解决这类问题的最好选择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老龄化不断加剧的当下,护理人员缺口正在不断扩大,相当一部分科技创业公司将目光瞄准了这一市场。尽管技术还不是很成熟、产品也不能满足多方需求,同时还存在人类护理和机器人护理究竟孰优孰劣的争议,但这一行业仍旧方兴未艾,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随着人力资源成本的进一步上升和护理人员缺口的不断扩大,采用机器人可能是最好也最可行的办法。本文作者Rina Raphael,原文标题Will Robots Ever Be Better Caretakers Than Humans?

机器人会比人类更善于照顾老人吗?

图片来源:miriam-doerr/iStock/Getty Images Plus

在以老年人护理创新为主题的科技博览会——老龄未来大会(Aging Into the Future conference)上,数十个互动摊位吸引了投资者、医疗专家和老年人。但只有一个摊位前面排着队。___耐心地站着,时不时地对着这款功能强大的设备发出啧啧赞叹的声音。有些人会对身边的陌生人说:“简直太可爱了”或者“太不可思议了”,还有人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一台设备。

这个摊位凭什么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呢?

原因就是Tombot的设备Jennie——一只机器拉布拉多,它的动作和鼻子就像真的一样。它不乱撒尿,不用吃东西,甚至连叫也不叫。所有这类假的毛茸茸的东西都是用来让人们抱着玩儿的。Tombot创始人Thomas E. Stevens表示:“人们真的会对Jennie做出反应。但Jennie不是玩具,而是一种有益于健康的医疗设备。”

Tombot是众多面向老年人销售机器人伴侣、提供情感支持、日常帮助或通过人工智能进行远程监控的创业公司之一。尽管这些机器人经常受到消费者和医学专家的热情追捧,但销售这些机器人的公司却发现自己面临着一系列复杂的问题:如何才能最好地设计机器人设备来照顾老年人,并鼓励人们在实际生活中使用它们?你如何才能创造出真正有用的东西,同时又不会让人觉得____呢?机器人真的能取代人类护理人员吗?

填补护理缺口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显示,美国有4600万老年人,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翻一番,届时老年人口将占总人口的22%。与此同时,美国的医疗系统正面临护理人员、护士和医疗专业人员短缺的局面。再加上严格的移民政策和低出生率,一些人可能会说,依靠技术来填补护理缺口自然而然的选择——因此,大规模推广机器人助手势在必行。

Deborah Carr是一位老年专家,著有《Golden Years?: Social Inequality in Later Life》。她表示:“我们已经到了非常时期不得不行非常之策的时候了。”

日本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在美国,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可能会依赖移动辅助设备或Amazon Echo。Google Home和Amazon Alexa面对老年人做了很多广告,展示了它们技术的广泛应用。Carr解释说,这很重要,但并不是所有老年人的需求都是一样的,一些人需要药物治疗,另一些人只是想知道天气如何。Carr表示:“我们经常把老年人视为一个大群体——但实际上这一个大群体中有许多不同的小群体。”

科技发现平台Alz You Need的创始人Leda Rosenthal认为,一个新兴的老龄化科技市场仍处于为不同的子群体设计产品的早期阶段。这些创业公司中的大多数甚至没有种子基金。在很大程度上,家庭养老通常依赖于普通技术,比如Calm和Headspace等冥想应用,或者Facebook上的互助小组。

Carr一再看到的一点是,成年人都有保持独立的愿望,他指出,“这种愿望在老年人中仍然非常强烈”,尤其是上世纪的人,他们以自己的坚强和适应力为荣。他们不一定想要依赖自己的孩子,但他们确实需要帮助,他们中的许多人其实颇为孤独。2014年,65岁至74岁的女性中有超过四分之一独居,75岁至84岁的女性中这一比例跃升至42%,85岁及以上的女性中这一比例达到56%。

这些统计数据启发了以色列创业公司Intuitive Robotics,后者开发出了ElliQ,这是一款智能机器人伴侣,可以与用户实现全天候沟通,能够提供约会提醒、帮助家人打视频电话、建议出去散散步等服务,还可以通过播放一些随机的事实或有趣的视频介绍外面的世界。

它被宣传为“快乐变老的伙伴”,看起来像是介于Wall-E和一个时髦的咖啡机之间的玩意儿。它可爱到足以让人们产生温暖的感觉,但闪亮的外表同样很有人工智能的意味。

ElliQ极具个性化,它能感觉到主人有多想沟通,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主人更喜欢什么。这个小家伙是专为老年人设计的。Intuition Robotics的首席执行官Dor Skuler表示,研究表明一旦人们陷入孤独的包围中,抑郁、痴呆和死亡率上升等问题就会随之而来。

ElliQ会在兴奋的时候上下点头卖萌,也会在需要道歉的时候低下头。如果你爱的人发了一张照片,它会好奇地翻看。设计者的目的就是让人感觉ElliQ栩栩如生,颇具表现力和直观的肢体语言。

Skuler说:“它盯着你,播放音乐或者视频,然后选择跟你交流点儿什么。这种从时间和活动两方面精心设计的结合,让它感觉像是活的一样。”

与现实相平衡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对机器人在我们生活中应该扮演的角色提出疑问。关于“恐怖谷”的概念——产品与人类的相似程度和产品的怪异程度之间的关系——仍然存在相当多的争议,从栩栩如生的玩偶、虚拟现实到计算机动画不一而足。

拟人化的机器人有时候甚至会熟悉到引起人们反感或困惑的程度,从伦理上讲,在栩栩如生的造物模仿和制造虚假依赖之间,该如何平衡?

以机器人伴侣为例,考虑到这类产品制造的初衷是为了与用户密切合作,一些创业公司倾向于给产品设计出人性化或卡通化的外观,以显得过于友好和可爱。GenieConnect有碟状的眼睛和企鹅状的手臂,看起来更像是儿童频道里某个动画片的角色。同样,Blue Frog Robotics设计的Buddy the Robot具有超大的动画眼睛和夸张的面部表情。

Blue Frog Robotics公司的一名代表说,Buddy是为了与用户建立情感纽带。该公司表示,他们的研究发现,要克服人们对家中机器人的恐惧和怀疑,它必须看起来友好。受日本“卡哇伊”文化的启发,他们将科幻电影中一些可爱角色的元素用在了Buddy上。

然而,Intuition Robotics显然将ElliQ塑造成一个拥有机器人声音的时尚消费电子设备。ElliQ没有手,没有脸,甚至没有眼睛。Skuler强调说:“我们不想让年长的成年人感到困惑,认为它比实际的更复杂,或者对系统的智能程度或它是电子产品的事实产生错误的预期。它不是狗,也不是人。所以我们也没必要假装它是。”

Intuition Robotics委托Fuseproject创始人兼设计师Yves Béhar设计了一款机器人,它既充满了皮克斯台灯(Pixar lamp)的魅力和强大的个性,又没有落入玩具或小玩意的窠臼。它不仅优雅,而且很容易融入用户的家庭。它的一举一动体现的是微妙的动作,而不是过分夸张的行为。

总体来说,Intuition Robotics不想让观众变得幼稚。

Béhar说:“我们要设计出真正服务于那些目前无法很好地享受到技术红利的人的机器人,而老人无疑是我们的目标群体之一。我们的产品,当它们登堂入室后,能够融入整个环境,而不是喧宾夺主。”

Béhar并不想制造出一种情感上的拐杖。因此,ElliQ更能反映出一种健康的关系,一些你喜欢的、实际的东西,“而不是你情感上依赖的东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器人

独立的老年人可能不会追求令人____的现实主义,但那些患有神经疾病或严重疾病的人呢?这种过于逼真的模型可能只适用于那些迫切需要情感关怀的人,即使它是电池驱动的。

例如,Tombot的毛绒玩具Jennie就是专门为老年痴呆症患者设计的。据估计,大约有1500万美国老年人要么患有痴呆症,要么患有痴呆症前的轻度认知障碍。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可能会使需要进入养老院的老人数量增加75%,到2030年将达到230万。“我们不是为健康的老年人,” Stevens表示,“而是为那些别无选择的人打造产品。”

研究人员认为,大多数被诊断为痴呆症的人,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可以通过形成一种情感依恋而受益,无论是对物体还是动物。然而,宠物的拥有率在75岁之后急剧下降,因为许多老年人无法照顾活的动物。

Tombot和Jim Henson动物商店的动物电子学专家一起设计了一只逼真的机器狗,它可以融化老年人的心。该公司创始人表示,他还调查了数百名老年人,以更好地了解他们对科技产品的偏好。Stevens说:“现实主义,这个很重要。老人们喜欢真实的质感。但最重要的是,他们更喜欢现实的行为。”

与竞争对手的产品或多或少是机械玩具不同,Tombot的设计是为了模仿活体动物的实际运动能力。它能理解语音指令并识别声音。Tombot还能感觉到它被触摸的位置和方式,而且反应是随机的,这增加了它的新奇感。(它的软件是可更新的,因此功能将不断扩展和改进。)

Stevens说:“我们的产品会选择在特定的时间做什么,而不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的行为。”

Tombot的早期发现表明,老年人实际上更喜欢机器人而不是活体动物。这是因为真正的狗可以选择何时与人类互动,而老人们更希望自己可以选择何时与机器人互动。Stevens说,已经有许多养老院、高级日托中心和一家不知名的连锁医院打算为会员购买它们的产品。Tombot的预购价格为449美元,将于2020年3月发货。

Stevens说:“如果你把所有的科技产品归为一个类别,并声称这是为老年人设计的,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产品都毫无起色了。而我们特别关注那些无法照顾活体动物的人的问题。”

残忍的替换?

使用机器人来补充、甚至取代人类护理人员是否合乎道德?人工智能专家、Google China前负责人李开复博士曾公开抨击使用人工智能照顾老年人,尤其是在情感能力方面的行为。

他最近在一次采访中说:“老年人真的很想与他人交流,我认为让他们与原始的、虚假的、没有生命的、没有情感的机器人交流是一件残忍的事情,身为人类,我们不应该这么做。”

也有人开始思考机器人对老年人的影响,尤其是在没有任何长期研究的情况下。我们能相信这些新技术吗?隐私问题怎么办呢?从长远来看,机器人将如何影响用户呢?

Intuition Robotics目前正在进行一项关于人类和社交机器人之间关系的临床研究。这家创业公司与老龄化+大脑健康创新中心(Centre for Aging + Brain Health Innovation)合作,研究机器人伴侣如何减少老年人的孤独感。

由于有对数百名实验对象观察的经验,Skuler仍然保持乐观。他表示,ElliQ的所有者不仅将该产品视为一种设备,而且几乎将其视为生活中的一个新“实体”。“你可以用‘实体’这个词,也可以用‘存在’这个词,”他若有所思地说,“它既是设备,又是‘活生生的’实体。”

不过,现在说这个新兴行业将如何走出困境还为时过早。即使是设计得最好的机器人也能充分替代人类护理人员吗?这个答案有很多依据。日本是机器人服务行业的领导者,预计到2035年,仅日本国内的机器人产业就将增长到每年近40亿美元。

Carr认为,尽管这些产品中有一些预计会出现问题,但终究会有别无选择的消费者存在。她说,人类可能是更好的照顾者,但随着人类护理员变得越来越少,“技术可能是我们解决这类问题最好的选择。”

译者:喜汤